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文艺创作 >

年夜饭

2017-01-23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年夜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 伍程鹏
       乡愁是牵挂,是思念,是一片思绪的叶,是支无奈的曲,是一首婉转、优雅、纠缠的歌。乡愁逝水,淙淙细流,浇灌着心田。
       儿时在故乡时与家人团聚的年夜饭有滋有味,飘泊在外却是一种奢侈,特殊的年夜饭,那是另一番情趣,另一番味道。我在矿山扛过大头镐,开过电铲,当过调度,年三十常常与工友们一道吃年夜饭。几十年中,各个时期的年夜饭花样不同,只有乡愁不变。
那年腊月三十,天空中飞着细细的雪花。山很高,路很陡,滑滑的,爬上一个台阶,又一个台阶,一直朝山头爬去。回眸远眺,寒风中的远山,山无轮,朦朦胧胧,地无廓,荒荒芜芜,光光秃秃,稀稀拉拉的灯光下,一排排席棚无声无息,炊烟缭绕,不时响起几声毫无生机的鞭炮声。冰凉的铁轨静静地躺在山间,一直朝深山延伸。电线杆子如同一个个驼背的老人,弓腰驼背,流着鼻涕,整整齐齐地站在铁道旁顶风冒雪。云雾在山涧飞升,绕去绕来,沉沉浮浮,托着运矿的列车在山里盘旋,翻滚在云里雾里风里雨里雪里。
       调度室如一位孤独的老人,端端祥祥的坐在小山包上。寒风中席棚的裙裾翩翩起舞,“哒哒”的响过不停。它的衣服很丑陋,丑得有点不遮体的味道。高高的烟窗冒着浓浓的黑烟,在群山中轻歌漫舞。
孤独的“老人”送走了春夏秋冬,迎来了日升日落,新月沉下去,圆月悄悄爬上来,年复一年,周而复始。“老人”伫立在风口浪尖,瞪着昏黄的眼睛,具瞧着人们一天天变老。
       矿山的灯如天上的星,撒满整个山谷,生机盎然,送走最后一抹斜阳,迎来第一缕晨光。阳光洒向群山,群山如睡美人,沐浴在霞光之中,美不胜收,我常常举起相机把你记录。
我在群山中挥动着巨臂,狂舞着巨型的彩笔,描绘着世间最美的画卷。借来天河之“水”,绘出世界上最大的旱瀑。旱瀑气势宏大,长达数十里,层层叠叠,从山头泄下,石头飞流三千尺,溅起浪花千万朵。尼亚加拉瀑布、维多利亚瀑布、伊瓜苏瀑布、黄果树瀑布都约逊风骚。
我在群山中饮着矿山的风,喝着矿山的山泉,披着矿山的晨露与霞光,顶着矿山最毒辣的烈日,寻觅着矿山的脊梁。稀稀拉拉的爆竹在群山中炸响,我站旱瀑上望着远山的灯光。风雪中,灯光呈现另一种美,朦朦胧胧,绘出一个个美丽的光环。
       送夜班饭就二嫂一人(一头挑着稀饭,一头放着馒头,再用饭盒装点咸菜或者几砣红豆腐。工友们喝稀饭来,喝得“呼呼”的响。二嫂是个大男人,小个头,像个老太婆,脾气特别好,大伙叫他二嫂。年三十的年夜饭,一般都是两个人来送。虽说是困难时期,啥子都还凭票供应。不过,年夜饭还是免费的,并有荤菜。一人挑菜,一人挑饭。雪一直飘着,他们钻过隧洞,拧着电筒在铁路在跳着舞,朝调度室摸来。
       交岁时分,大山传来的仍然是稀稀拉拉的鞭炮声,人们仍然过着革命化的春节。工友们从各个台阶打着电筒,高一脚,低一脚,朝调度室爬来。调度室外一个小小地坝,地坝边立着一根没有情感的电杆,电杆上挂着一盏水银灯,雪花在灯光映衬下如一只只可爱的蝴蝶随风飘飞。二嫂放下饭桶,工友们便敲着饭盒围了上去。二嫂戴着转转草帽,笑嘻嘻地:“回锅肉,一人一勺,干饭使劲整,管饱。”有人问:“二嫂,带没带酒?”二嫂:“三个带着两个酒(纠),想得安逸,票都没得哪儿来的酒。上班,你敢喝酒,不想要饭碗哟!”一工友说:“大过年的,没酒多没搞头哟!”二嫂笑嘻嘻地:“有回锅肉吃,就是万福罗。”二嫂很会处事,说是一人一勺回锅肉,他总是舀了一勺后,还给多打半勺,让大家皆大欢喜。
       前些年给工友们送夜班饭的人,人高马大,腰圆膀粗,有一把子力气。可是,他就没有二嫂那么活络,总是板着脸,说一不二,认认真真。不过,他挑饭菜的扁担、桶桶、勺勺经常被人藏,闹得大伙不高兴,回到食堂常常被领导批,没多久便换成了二嫂。二嫂个子小,长得油头粉面,打架绝对是个挨打的货。可是,他很会笑。人不打笑面人。他一到工地上,总带着一张笑脸。谁要是说今晚上忘记带饭票菜票了。他总会笑嘻嘻地:“没关系,二回补上。”其实,补不补都无所谓,反正食堂是大家的,他二嫂也不会少一分钱工资。不过,他送饭收的饭菜票比别人少,头儿本想将他撤了。可是,其他人都不愿当这差,头儿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。
       雪花仍在天空中飞舞。二嫂总是笑眯眯地给大家打着菜添着饭,嘴里还一个劲念叨着:不够的,还可以加。大家出门在外,远离家乡,没个亲人在身边,没来头,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,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。大家走到一起来了,就得互相帮衬。年夜饭,免费供应。菜不好,大家多包涵,不过管饱!大家使劲胀,撑死一个算一个。他说得大家心头暖洋洋的。红烧肉、回锅肉吃得大家嘴上流油。不过,人们在吃年夜饭的时候,思乡之情会更浓,总想起故乡的山,故乡的水,故乡的亲人,一股黯然神伤的凄楚之感涌上心头,塞在每个工友的喉头。这大概便是乡愁吧!
        雪花仍在天空跳舞,大家吃过团年饭,收拾了饭盒,各自朝自个岗位走去。二嫂他们挑着空担担拧着电筒,溜溜滑滑梭下了山,没入了夜色中。
        改革开放后,年夜饭再不用送人挑,用上了汽车,年夜饭更加丰富多彩,当然凉菜居多。热菜到了山上也成了凉菜。酒,肯定喝不成。当工友们端着年夜饭的时候,总会想起故乡的老酒,香喷喷的腊肠,满桌的美味佳肴,一张张团团圆圆的笑脸,胸中荡起一丝丝挂念,乡愁更浓更浓。

Tags:年夜饭,年夜饭,伍程,乡愁,牵挂,思念,一片,思绪,无奈,一责任编辑:伍程鹏
分享到:
上一篇:荒唐 下一篇:年味
网站首页 | 群文动态 | 通知公告 | 免费开放 | 民俗文化 | 基层文化 | 活动影集 | 摄影作品 | 文艺创作 | 视频专辑
Copyright © 2015-2025 PAXWHG. 蓬安文化馆 版权所有
电话:0817-8605690 地址:蓬安县磨子街84号 蜀ICP备15019345号 蓬安县文化馆微信公众号二维码